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格力 >

军统策反家中仆人 手刃汉奸上海伪市长傅筱庵

发布日期:2021-11-26 03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40年10月11日凌晨,上海虹口祥德路上的傅公馆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。此时,仆人老朱正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蹑手蹑脚地走着,不时警觉地观望着四周。老朱来到一间卧室门口,轻轻地推门进去,床上的人正在酣然熟睡。就在这时,老朱从怀里抽出了一把菜刀,只见一道寒光闪过,老朱高举起手中的菜刀,猛然朝着床上熟睡的人狠狠地砍去。

  □傅筱庵生于1872年,浙江省镇海县人。15岁时进入上海英商耶松船厂做工,因粗通英语,善于逢迎,短短3年就被提升为领班,经管工人劳资等事宜。当时,厂里的工人大多居住在船厂附近,而这些房产都归上海商业会议公所的总理严信厚所有。

  严信厚是中国近代工商界的著名人士,近代企业的开拓者,中国第一家商业银行的创办人之一。对船厂附近的房产,严家每月派人收租,但工人们收入甚微,生活贫苦,很多人都交不出房租,严家为此十分头痛。傅筱庵得知此事,认为巴结的时候到了,便毛遂自荐,由他出面代收房租。

  实际上是傅筱庵买通了船厂的洋大班,把房租从工人每个月的工资中扣下,然后由他送到严家。由此,傅筱庵博得了严家的好感,又趁机认了严信厚的爱妾杨氏为“干娘”。

  “干娘”杨氏与盛宣怀夫人常有往来,傅筱庵因此也成了盛家的座上客。盛宣怀,字杏荪,江苏省武进县人,是中国近代史上洋务运动的重要人物,晚清首富,也是中国近代实业的奠基人之一。

  1911年,刚刚担任晚清邮传部尚书的盛宣怀以铁路“收归国有”的名义向英、法、美、德四国列强筹借外债,激起了川、湘等省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,并很快演变成一场武装起义,清政府只好下旨将盛宣怀“即行革职,永不叙用”。盛宣怀举家逃往日本避难,消息传出后,上海各界人士认为盛宣怀畏罪潜逃,纷纷提出应将盛家财产充公赔偿。在商界人士集会时,傅筱庵当众叩头哀求免予没收盛家财产,自称是盛的代理人,暂为管理盛氏产业和盛氏各企业的股权。

  1916年,盛宣怀病死于上海,他一生中所攫取到的财富竟达白银6000万两。傅筱庵就使用蚕食方法,把盛家财产攫为己有,因此积累了成千上万的财产,并在镇海老家和上海都拥有了大量地产。

  到了上世纪20年代初,傅筱庵已在上海的各大银行、企业、商会担任了大大小小几十个职务,其中包括中国通商银行总经理、招商局董事、总商会会董、宁商总会会长等等。但在这几十个职务中,唯独缺少的是总商会会长一职。1924年,傅筱庵与大银行家宋汉章争选会长,两人相持不下,形成僵局。

  最终,傅筱庵没能当选。但1926年,上海总商会改选第八届会长的时候,傅筱庵终于在北洋军阀孙传芳的提携下,当选为总商会会长,实现了他多年来的愿望。那么,傅筱庵又是如何与大军阀孙传芳扯上关系的呢?

  在蒋介石的北伐军打到上海之前,上海以及周边的很多地区都还在孙传芳的北洋军阀的控制之下。当时的北洋军阀政府财政枯竭,只能依赖银行贷款来维持残局,而政府的信用早已动摇,别家银行都不敢放出贷款,此时,唯有傅筱庵总是抢先一步,并且有求必应,利用金钱与之勾结。

  □1927年,蒋介石的北伐军打到上海。傅筱庵极尽两面派之能事,一方面遣人对北伐军的到来表示欢迎,一方面又亲往送别孙传芳逃离上海。傅筱庵自以为做得八面玲珑、左右逢源,却不料已给自己树下了蒋介石这个足以取他性命的政敌。

  蒋介石到上海后不久,即宣布上海总商会第八届会长选举无效,并以支持孙传芳的罪名对傅筱庵下达了通缉令。傅筱庵得知自己被通缉后,秘密向日本大使馆求援,由大使馆派武装卫队护送他上了外国轮船,逃往大连。

  傅筱庵避居大连,一直接受到日本的保护和豢养,成为著名的亲日派人物,也为他日后投靠日本人打下了伏笔。

  但傅筱庵人在大连,心却在上海,毕竟他的全部产业都在上海。他四处奔走,希望早日撤销对他的通缉令。由于杜月笙、张啸林等上海头面人物的多方疏通,加上蒋介石也需要傅筱庵在上海工商界的影响力来支撑局面,1931年,国民政府撤销了对他的通缉令,他回到了上海,但却没有了往日的威风。1935年初,上海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工商业倒闭风潮,通商银行遭遇民众挤兑,傅筱庵无力应对,青帮大亨杜月笙出面相助,也趁机参股其中。傅筱庵则成了通商银行的一个虚名董事。

  傅筱庵自从被剥夺了中国通商银行的操纵大权之后,终日郁郁寡欢,但却野心不死。他时常在家宴请社会各界名流,希望从中找到翻身的机会。跟傅筱庵往来的也大多是绅商闻人和北洋政府的旧官僚,这些人都鼓动他卷土重来,其中最起劲的当数周文瑞。

  周文瑞是盛宣怀的孙婿,在台湾银行做买办,和日本人常有往来,是一个日本通。此时正值1938年,中日战争全面爆发,上海沦陷。日军占领上海后,日本支那派遣军总司令松井,正在物色有名望的人物来接替苏锡文担任伪上海市市长,周文瑞就向他竭力推荐了傅筱庵,松井听说傅筱庵是盛宣怀的心腹总管,又当过中国通商银行总经理和总商会会长,一拍即合,立即派员到傅家数度联系。

  1938年10月16日,傅筱庵接印上任,原先由日本人组建、苏锡文担任市长和督办的“上海市大道政府”正式改名为“上海特别市政府”,督办上海市政公署,办公地点也从浦东搬回了江湾的原址。

  □正当傅筱庵自觉风光无限的时候,在他的老家镇海,却有万余民众上街集会,声讨他的汉奸行为。次年“七七”抗战纪念日,民众再次集会声讨,他在镇海的旧居大门也被人捣毁,这让傅筱庵始料未及,也让他尝到了当卖国汉奸的苦头。然而,更让他没有料到的是,此后,麻烦事情接踵而至。

  因为市府开支一事,傅筱庵更是不惜得罪了梁鸿志,又为自己树下了一个大敌。梁鸿志,近代官僚、汉奸,1938年,在日本人的操控下,于南京成立维新政府。

  梁鸿志要求傅筱庵去南京作名义上的“述职”拜谒,同时要向上海市征收一些税款。谁知,傅筱庵反而以上海政府开支庞大为理由,要南京政府每月给他二十万,否则他决不到南京。梁鸿志对他无计可施,只好勉强答应,傅筱庵这才到南京去拜谒了一次。

  傅筱庵一路处心积虑、投机取巧的所作所为,早已给他埋下了不少隐患,尤其是在他当上伪市长之后,接连而来的暗杀与恐吓更是成为他挥之不去的梦魇

  1940年3月,汪精卫伪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,蒋介石责令戴笠组织行动,刺杀汪精卫,戴笠派出军统局的书记长到上海,策划刺汪行动。这原本和傅筱庵并没有直接关系,傅筱庵之所以与这件事情有牵扯,是因为开滦煤矿公司上海办事处的一个经理。

  这个人叫许天民,他和戴笠派出的军统局书记长是至交,又和傅筱庵素有深交,为了能够顺利完成刺汪行动,他们就决定拉拢傅筱庵,希望他可以利用伪市长的身份,在汪精卫来沪时设宴款待,并在宴席中由军统人员伺机对汪精卫下手。

  傅筱庵欣然答应,并发出豪言壮语,誓帮军统顺利完成刺杀计划。有了傅筱庵信誓旦旦的表态,军统方面就只管坐等行动时机的到来。然而,戴笠万万没有料到,传来的竟然是许天民等人先后入狱的消息。原来,傅筱庵两面三刀的做派又故伎重演,表面上答应许天民协助刺汪,背地里却将刺汪计划向汪伪特工全盘托出。蒋介石怒不可遏,誓将和傅筱庵之间的新仇旧怨一并算清,遂下令除掉傅筱庵。

  接连遭遇刺杀,傅筱庵被吓得不轻,于是有了挂冠求去之意。然而,他这个人偏偏很迷信,有个算命先生替他排了八字、看了面相,说他是一品大官的命,此后还有十年大运,他相信了。为了算命先生的这一句话,傅筱庵打消了去意,继续心安理得地做他的汉奸伪市长。

  □1940年10月10日晚上,傅筱庵从外面应酬归来,满身酒气,酩酊大醉,仆从将他扶入屋内,他倒头便睡,鼾声大作。11日凌晨,傅筱庵仍沉浸在熟睡之中,突然,一把锋利的菜刀落了下来,在他的脖子上连砍数刀。几小时之前还八面威风的伪上海市市长傅筱庵,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在了自己的床上。

  有一种说法是,傅筱庵避居大连时,在一个寒流肆虐、北风大作的冬日,一个饥寒交迫的男子潦倒在他家门前,于寒风之中瑟瑟发抖。出于一时的恻隐之心,傅筱庵将这名男子救回家中,因听说他会烧一手地道的宁波菜,不禁心中为之一动。客居北方,如能吃上家乡的饭菜,也算是慰藉了傅筱庵思乡的情绪,于是便将他收留下来做了家中的厨师。这名男子就是老朱。

  傅筱庵出任伪市长期间,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对日方人员进行招待联络、迎新送旧。为了讨日本人的欢心,傅筱庵常在家中大摆筵席,同时提供色情对象,对这一套工作,他是做得八面玲珑、有声有色。然而,老朱是山东人,为人爽直而有烈性,早年曾在日本人的工厂当过童工,饱受日本人的欺压,对日本人深痛恶绝。自从傅筱庵当上了汉奸市长,他不仅要给日本人烧菜摆宴,还看尽了日本人挟着淫娃荡妇寻欢作乐的丑恶嘴脸,心里早已不是滋味。

  当然,老朱刺杀傅筱庵是事先被军统策反的,是军统的一次有计划、有预谋的暗杀行动。

  为了能够成功策反老朱,军统人员确实颇费了一番周章。将老朱定为内线的人选之后,军统对他又进行了更细的了解,发现老朱嗜酒,闲来无事总要到酒馆喝上两口。于是,一个名叫游柱的军统人员在傅筱庵的住宅附近开了一家小酒馆,看见老朱果然到酒馆喝酒,便想方设法和他拉近关系。游柱常听老朱抱怨傅筱庵府中的日本人横行霸道、作威作福,而自己一出门,又因为是汉奸家的帮佣而处处遭人冷眼。听了这些话,游柱不失时机地进一步启发他的民族觉悟,向他灌输汉奸该杀的思想。直到有一天,机会成熟,游柱向老朱提出了刺杀傅筱庵的计划。

  事实上,老朱对傅筱庵的落水投敌早有积怨,军统提出暗杀任务后,晓以民族大义,另外,还许下了金钱上的奖励,并确保他在暗杀成功之后能够安全转移,老朱由此便同意了。10月11日清晨,老朱砍杀傅筱庵之后若无其事地退出卧室,将房门掩好,和往常一样拎着菜篮子出门采购,还不忘和门口的警卫打一番招呼,就这样,老朱镇定自若地离开公馆,全身而退了。

  事后,军统先把老朱安排在浦东藏身,怕汪伪特工报复,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转移到了重庆,军统给了他5万元奖励,让他开了手工卷烟厂,以此为生。

  伪市长无声无息地被杀,尸体直到日上三竿才被人发现。严密守备之下,凶手竟能来去自如、逃之夭夭,这对日本军部来说无疑是一个不解之谜。日本军部在傅筱庵的官邸附近大肆搜查,却没有任何结果。